原标题:1978年,澳洲飞行员出海,一道绿光闪过,目击者:他被UFO带走了

当腓特烈·瓦伦提斯决定当飞行员的那一刻,就已经开始沦为一起意外的牺牲者。

腓特烈·瓦伦提斯,1958年6月出生,一家属于意大利亚移民,生活在澳洲。

腓特烈的父亲吉多,非常支持儿子儿梦想和兴趣,经常带他了解成为飞行员,所要具备的资质。

当腓特烈到了足够的年纪,他怀着崇高的期待,两眼放光,先后两次报考了澳大利亚皇家空军,可惜都以失败告终。

两次失败的原因是理论成绩不合格,因为腓特烈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实操上面,对理论学习却并不认真。

腓特烈对于飞行职业的热爱并未减弱,他调整方向,报名了私人飞行执照的学习和训练,并且能够熟练操作轻型飞机。

腓特烈并不擅长于此,在外界看来,腓特烈虽然对飞行员很热衷,但认知不够成熟,他认为只要能开动飞机就可以了,至于理论如何,则完全没有必要。

抱着这样的思想,腓特烈考试失败了两次,到1978年20岁的时候,他正准备第三次考试。

朗达与腓特烈有着相同的兴趣,虽然她没有取得驾驶飞机的资格,但腓特烈经常载着她,在海岛上空遨游。

平常两人独处的时候,腓特烈还向朗达展现了自己另一个爱好——UFO,他的眼神像孩子那样清澈、天真,闪耀着自信的光。

腓特烈告诉朗达,自己对UFO颇有研究,他甚至在熟人那里,看到了有关不明飞行物的详细报告。

1978年10月21日,这是非常平常的一天,腓特烈家住在墨尔本,这天正想去金岛购入一些新鲜的龙虾。

金岛,从地图上看,位于巴斯海峡的左半部分,距离腓特烈所在的位置200多公里。

要去到这里,最快的办法就是开一架小型飞机,大约只要一个多钟头,就能顺利抵达。

这对腓特烈来说太容易了,他的嘴角上扬,准备在黄昏去,海上天气晴朗,云彩也很少,坐上飞机能欣赏到不错的景色。

他向当地的空管中心提交飞行报告,获得了许可,在晚上5点45分的时候,可在郊区的机场起飞,当晚并没有其他飞机执行任务。

晚上6点19分,腓特烈比预定时间晚了几分,登上飞机朝着巴斯海峡飞去,中途经过奥特威角灯塔,与区域空管取得了联系。

腓特烈驾驶的轻型飞机为塞斯纳182型飞机,出发前,他跟家人打了招呼要去金岛买水产。

当飞机缓缓升空,与空管取得联系后,腓特烈便在翱翔中,享受着天空和大海的唯美景色。

然而,在出发不到一个小时,晚上7点左右,空管中心的工作人员突然接到了腓特烈的无线电联络。

当时,天空已由昏黄变得漆黑,腓特烈虽然视线受到影响,但还是察觉到自己的周围有一架飞机。

此刻,腓特烈的飞机正在高空1500米的位置,他清楚的看到,自己的下方有一家大型飞机正在航行。

腓特烈对着无线电说:那架飞机从我的下方,飞到了我的上方300米的位置。我附近没有空军飞机吗?

空管的雷达上没有任何显示,只有腓特烈的飞机正在飞行,他坚定地说:的确没有其他的飞机。

气氛变得诡异起来,腓特烈和空管都关注着对讲机,大约30秒钟的时间没有说话。

忽然,腓特烈又开始说话,中夹杂着疑惑:那架飞机好像在玩某种游戏,它连续三次从我身边高速飞过。

空管听后眉头紧蹙,脸色煞白,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不知道自己改进行什么操作来应对。

空管的额头上已经出了不少汗,依然坐在椅子上,突然对讲机再次传来腓特烈焦躁的呼喊声:那架飞机又出现了!不对,那不是飞机!

空管还没来得及回话,对讲机便传来了诡异的,刺耳的电流声,持续了17秒的时间。

空管急迫地进行呼叫,但腓特烈再也没有回答,他的飞机也从雷达的显示屏上消失。

当地相关部门很快就接收到了飞机失踪的讯息,出动了大批人员进行前往巴斯海峡进行搜寻。

当晚,直升机闪着光在海面上盘旋,巴斯海峡上还在运行的渔船,都接收到了讯息,从西北两方开始向海峡中间靠拢,地毯式搜寻遇难者。

与此同时,腓特烈的家人和女友也接到了消息,一家人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父亲吉多更是愣在原地。

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反复确认是否真的是失踪,毕竟儿子有着150个小时的飞行经验,去金岛也不是第一次,不可能发生意外。

调查人员推测,飞机如果发生意外,就算坠海也会发送坐标位置,并且飞机拥有急救设备,腓特烈掉进海里也大概率存活。

直升机在海峡上空来回盘旋,连续3天的时间,所有人都没放弃,要紧握这72小时的黄金救援时间。

可是,腓特烈的飞机并没有按照预想那样,发送坐标讯息,周围的海上连飞机的碎片也没有。

几天后,救援队停止了搜寻,只剩下腓特烈的亲友,仍保有一丝希望,沿着海岸线寻找。

腓特烈消失的讯息,很快就引起了群众的关注,这无形中增加了空管部门的压力。

很快,他们公布了腓特烈消失前,与空管的详细对话,但并不是录音,而是文字。

相关部门以正在调查为由,拒绝了这项提议,但是准许腓特烈的家人,在签署保密文件的情况下,亲耳听到录音内容。

他说,自己的儿子腓特烈,是UFO的坚定维护者,那天夜晚他是被UFO给带走了!

这条消息刺激了大众和媒体的神经,第二天报上就以此为标题,发布了一条名为“UFO带走了我们的男孩”的文章,获得大多数人的认可。

新闻发布后,警局很快接收到了很多目击者的证词,其中有一个男子表示,当晚他带着儿子在奥特威角灯塔散步,突然看见空中闪过一道绿光,然后飞向了特别远的位置。

群众的言辞无法确认真假,但当晚有一位当地的官员,也亲眼看到这一神秘的现象,他看到了一个金属物体,在海面上闪着光,轨迹非常特别,肯定不是飞机。

两个月后,警方又接待了一位新的目击者,是一位摄影师,当天黄昏时,他正在海峡边进行拍摄。

可照片洗出来的时候,在其中一张图片上,有找到一个黑色的,看不出具体形状的金属物,飘在天上。

起初,他以为是底片出了问题,导致照片上有了黑影,可是在看到UFO的新闻后,他确认不是底片的问题,是自己的确拍摄到了不明物体。

其中,有人猜测,由于当天晚上昏暗,导致腓特烈迷失了发现,陷入了所谓的“空间迷向”,简单来说就像是喝醉了,看不清方向,严重者还会产生幻觉。

腓特烈说看到自己头上有一个漂浮物体,很有可能是倒着飞,导致把海里自身的影像,当成了天空。

不过,这个猜测虽然靠谱,但经过调查,工作人员否认了这个说法,因为腓特烈的飞机无法长时间倒飞,不然很快就会停止转动。

从现场的录音来看,腓特烈语气虽然焦急,但意识很清晰,也不符合空间迷向的特征。

随后,又有人猜测,是腓特烈自演自导了这场大戏,最终目的是结束自己的生命,用以证明UFO的确存在。

可是,腓特烈的女友说他精神没有问题,更不可能自尽,因为两个人已经订婚了,都很期待即将到来的婚礼。

这是一场永远不会结束的争吵,此外还有众多的假设,比如是腓特烈在部队秘密盗取了什么,所以才被灭口。

可无论如何,腓特烈的家人都接受UFO的说法,毕竟,那正是儿子想要的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